<address id="rbf5j"><nobr id="rbf5j"><progress id="rbf5j"></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rbf5j"><address id="rbf5j"><nobr id="rbf5j"></nobr></address>
      <address id="rbf5j"></address>

        <form id="rbf5j"></form>

        <noframes id="rbf5j"><address id="rbf5j"></address>
        <address id="rbf5j"></address>

          歡迎您訪問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東方風力發電網>談技術 >運維/管理 > 《風能》調研|2026年全球風電施工與運維環節將需要超過50萬熟練勞動力

          《風能》調研|2026年全球風電施工與運維環節將需要超過50萬熟練勞動力

          2022-12-28 來源:《風能》雜志作者:編譯:夏云峰 瀏覽數:506

          日前,全球風能組織(GWO)與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聯合發布《全球風能勞動力展望2022―2026》(Global Wind Workforce Outlook 2022-2026)報告。報告指出,全球陸上風電和海上風電裝機容量的快速增長,正在對熟練勞動力產生巨大需求,到2026年僅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所需的熟練勞動力就將接近56.9萬人。

            日前,全球風能組織(GWO)與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聯合發布《全球風能勞動力展望2022―2026》(Global Wind Workforce Outlook 2022-2026)報告。報告指出,全球陸上風電和海上風電裝機容量的快速增長,正在對熟練勞動力產生巨大需求,到2026年僅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所需的熟練勞動力就將接近56.9萬人。
            報告預計2022―2026年每年全球將有近3萬名新的熟練勞動力加入風電大軍,但仍迫切需要加快行業標準安全和技術培訓能力建設,以彌補勞動力供應的巨大缺口。截至2021年年底,全球有11.9萬名風電熟練勞動力持有有效的行業標準全球風能組織培訓證書,未來5年內,多達45萬名熟練勞動力將有大量機會完成相關的安全和技術培訓。
            
            現將《全球風能勞動力展望2022―2026》的重點內容編譯如下,以饗讀者。
            
            全球風能理事會預計,全球風電裝機容量將從2021年的837GW增至2026年的1394GW。相應地,需要一支熟練的勞動力隊伍來完成這些裝機的施工和安裝、維護工作,所需的熟練勞動力將從2021年的42.67萬人增加到2026年的56.88萬人。
            
            2022―2026年,全球風電行業每年新增的勞動力數量將出現波動,年均為2.84萬人,復合年均增長率(CAGR)達到36%。
            
            截至2021年年底,全球有11.9萬人至少持有一份有效的全球風能組織基本安全培訓(BST)標準培訓證書,這意味著全球風能組織的培訓覆蓋了28%的全球風電施工和安裝、運維熟練勞動力。2022年上半年,這一比例有望提高到30%,基本安全培訓證書有效持有者合計13.43萬,而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的熟練勞動力達到45.07萬人。
            
            2022―2026年,全球海上風電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熟練勞動力的增長將進一步提速,增長率達到92%;同期,陸上風電會增長27%。然而,就總人數而言,到2026年全球87%的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熟練勞動力將來自陸上風電,多數分布于運維環節。
            在主要的風電市場中,過去十多年,中國一直是全球最大的陸上風電市場之一,到2021年還一舉成為全球最大的海上風電市場,在累計裝機容量方面超越英國。全年,中國海上風電新增并網裝機16.9GW,幾乎是2020年全球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的3倍,最大的驅動因素是“國補”的退出。2021年,中國陸上風電新增并網裝機容量超過30GW。截至2021年年底,該國陸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310.6GW,海上風電為26.4GW。
            
            中國的供應鏈能力很好支持了這一驚人的增長,因為中國是最大的風電整機及部件制造國之一,機艙、齒輪箱、發電機和葉片產量占全球風電機組的65%。目前,大約有20家本土和3家國際制造商活躍于中國市場。
            
            “國補”退出后,中國風電產業已轉向平價上網。在這種模式下,新建風電項目的上網電價按照當地燃煤發電基準價執行(部分省級政府提供的財政支持除外)。由此導致制造業和價格競爭加劇,這反映在創紀錄的低投標價格,以及截至2021推出的一系列新的、更大的風電機組機型號上。
            
            中央與省級政府出臺的雄心勃勃的政策同樣推動著中國風電裝機增長。中國政府已經提出雙碳目標,即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并輔之以加速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全面規劃。
            
            根據中國政府制定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2021―2025年),到“十四五”末,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增量中的占比超過50%。其他一些配套政策措施也已到位,如增加北方地區的輸電能力,規劃至少七個大型陸上風電/太陽能基地;推進中國西南地區的水電、風能和太陽能混合發電項目開發;在山東半島、長三角、閩南、粵東和北部灣打造五個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
            
            上述利好因素,再加上電力市場改革的有序推進,全球風能理事會預計2022―2031年中國海上風電將新增裝機98GW,同期陸上風電新增裝機量接近250GW。
            
            截至2021年年底,中國有3360名風電熟練勞動力持有有效的全球風能組織基本安全培訓證書,全球風能組織標準尚未在全球最大風電市場的培訓需求中得到推廣。受陸上風電和海上風電市場強勁增長的推動,中國風電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的熟練勞動力預計將從2021的19.22萬人,穩步增長到2026年的27.1萬人。
            作為世界最重要的風電市場之一,截至2021年年底,美國陸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為134GW,海上風電為42MW。2021年,從供應鏈、物流瓶頸到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不確定性影響了風電行業發展,導致項目交付放緩,超過5GW的陸上風電項目(初始商業運營日期為2021年)的交付被迫推遲至2022年。關于生產稅收抵免(PTC)逐步退出的時間安排,則是導致美國風電裝機增長放緩的另一個關鍵原因。
            
            盡管如此,2021年美國海上風電核準容量達到創紀錄的水平,4個州授予了8.4GW的裝機,這反映出喬·拜登(Joe Biden)總統對實現州一級目標,以及到2030年使海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30GW聯邦目標的承諾。
            
            還有其他一些政策因素正在支撐美國風電裝機的增長前景。拜登政府設定了一個目標,即到203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較2005年的水平降低一半,到2035年建立零碳的電力部門,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
            
            全球風能理事會預計,2022―2026年美國將新增42GW陸上風電裝機容量,2022―2031年將新增31.5GW海上風電裝機容量。
            
            在美國,接受全球風能組織標準培訓的人員數量從2018年的1800人增加到2021年的8000人,增長了4倍多,表明設備制造商和開發商對全球風能組織標準培訓的需求強勁。到2026年,美國風電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的熟練勞動力有望達到6.07萬人,意味著未來5年內培訓提供商和教育工作者還需要再培訓5.27萬名熟練勞動力。
            
            近幾年,德國陸上風電市場發展不盡如人意,2019年的新增裝機容量和就業率均創下歷史新低。雖然德國陸上風電的增長率在過去兩年中保持穩步增長,使得陸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57GW,但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2020―2021年僅新增裝機237MW。增長放緩主要是由于不利的市場環境,以及短期海上風電項目儲備水平低所致。
            
            2021年,社會民主黨人奧拉夫·朔爾茨(Olaf Scholz)領導的新一屆聯邦政府成立,并大力支持能源轉型,加上俄烏局勢對德國能源供應產生沖擊,德國風電發展前景有望顯著改善。
            
            全球風能理事會預計,2022―2026年德國將新增陸上風電裝機19.7GW,2022―2031年將新增海上風電裝機20.6GW。
            
            在德國,為了滿足接下來市場發展所需,未來5年內培訓提供者和教育工作者需要再培訓2.26萬名熟練勞動力。到2026年,德國風電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的熟練勞動力有望達到3.4萬人。
            
            長期以來,印度一直是全球最重要的風電市場之一,陸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超過40GW,其將在決定整個亞洲能源轉型的速度和路徑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目前,印度中央政府和邦一級政府都對可再生能源設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標,以滿足全國不斷增長的電力與工業需求。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六次締約方大會(COP26)上,印度政府宣布到2030年使非化石燃料能源裝機容量達到500GW,使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結構中所占的比重達到50%(目前為38.5%),將國民經濟的排放強度相對于2005年水平降低45%,并于2070年實現凈零排放。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MNRE)已進一步確定到2030年使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140GW,其中,海上風電為30GW。
            
            盡管印度風電市場仍然存在諸多阻礙,但依靠及時實現目標、國內供應鏈的加強,以及相對較低的生產和勞動力成本,印度正日益成為亞洲風電機組部件制造和出口的一個中心。如果一些遺留問題能夠得到解決,這種制造能力將可以支持更高的風電裝機增長速度。其他潛在的驅動因素包括,印度公共事業部門對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更大承諾,陸上風電的換新框架,發展綠色能源走廊以緩解電網整合壓力,企業采購可再生能源。
            
            為了成功發展海上風電,并實現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設定的招標計劃,即在2030年前競標出37GW的海上風電裝機容量,古吉拉特邦和泰米爾納德邦必須營造有利的環境,并制定邦一級的全面發展路線圖。全球風能理事會預計,從2027年開始建設第一批海上風電項目開始,到2031年印度共計新增海上風電裝機3GW。
            
            2021年,印度經過規范培訓的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熟練勞動力為1.53萬人,這一數字到2026年有望增至2.09萬人,增長36%。
            
            2021年,面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挑戰,巴西風電裝機依然實現了增長,新增裝機容量接近4GW,累計裝機容量達到20GW的里程碑,相當于拉丁美洲地區全部風電裝機容量的55%。增長主要是由經濟復蘇和行業整合推動的。
            
            受2023―2024年陸上風電建設活動減弱的影響,巴西風電施工和安裝、運維環節的熟練勞動力預計在2022年和2023年會有所減少。隨著2025年陸上風電裝機容量的再次回升,以及各企業為計劃于2028年投產的第一個海上風電項目做準備,2024年這一數字有望開始增長,2026年將達到1.44萬人。
          報告參考圖表




















           

          標簽:

          風電
          閱讀上文 >> 國家能源集團胡雪松:對風電設備的要求是物美價廉,是導致風電裝備制造競爭激烈的主要原因
          閱讀下文 >> 風力發電機為何用三片槳葉,不用雙槳或四槳?風電真是垃圾電嗎?

          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聯系我們,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本文地址:http://www.blacknwhitedj.com/tech/show.php?itemid=32053

          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東方風力發電網

          按分類瀏覽

          點擊排行

          圖文推薦

          推薦談技術